我做了錯事!

兩個獄警架著我走到看守所門口!

 

我一個人,

走在蜿蜒的廊道,

廊道是以天藍色水泥柱組成。

我低著頭,

淚不停地往下掉,

滴在透過廊柱投射在地上的光影上。

 

在晦暗的獄房裡,我不斷的啜泣,

到了放風的時間,決定放手一搏。

 

逃出了看守所,跑在草間的產業道路上,

不斷地回頭看,深怕有管理員會追出來。

 

果不期然,兩個獄警就在道路前方等著我,

彷彿他們早已看穿了我竄逃的企圖及路線。

 

回到看守所,

我又一個人走在那曲折的廊道上,

回頭看著剛才架我回來的管理員,

眼淚又不聽使喚地不停往下滴落。

 

回到獄房中,樓上來了一個累犯,

他似乎把看守所當成自己的家般,

他的獄房中有沙發、電視、電腦,

對照我,卻只有陰暗潮溼及老鼠。

 

為什麼我在獄房中卻還可以看得如此清楚?

因為我跟他是樓上樓下,

但是中間的天花板卻不是實心的,

而是有點像網狀上下打通的隔間。

 

聽著管理員跟他的對話,

那位獄友的腳臭味卻一直不斷地發散出來,

直致瀰漫於我整個獄房中。

而那位獄友卻似乎對自己的腳臭不為所動。

我突然好奇起他的長相,

往上一窺,才發現他長得白白淨淨的,

怎麼腳會這麼臭呢?

說著說著,還看到一些不明的白色懸浮物不斷地從樓上掉到我的獄房中,

咦…?是揚塵嗎?

靠近一看,才發現是樓上獄友的表皮組織,

媽呀~ 是他的腳皮屑啦!1775465305.jpg

 

在看守所中日子一天一天地過,

我也天天以淚洗面(這用法怪怪的…)

那獄警看我終日不食,終於看不下去了,

他過來試探性地問了我,是不是想出去,

只是,需要用一種特殊的方法。

我想出去呼吸自由的空氣!要我做任何事情我都願意!

他說,只要我每天在廊道上不斷地來回走,

不理會任何人,不斷地來回折返,我就有機會被釋放。

這擺明就是要我裝瘋賣傻嘛~

好,不管了,就先這樣子做!

 

就在我不斷執行這項指令時,

腦海中卻不斷浮現老爸在家裡來回踱步,

老爸前陣子因為工作受傷,所以由舅舅扶著慢慢走,

算是邊走邊復健吧~

舅舅還問老爸要不要吃飯,要不要叫我做幾道菜?

老爸什麼都沒說,只是低頭沉思後搖了搖頭,

老爸也知道我人現在在看守所中,只是不想告訴舅舅罷了。

 

這時,我卻聽到阿嬤叫我吃粥的聲音,

我醒了。

2009/08/01 07:13 am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久坐在電腦前會讓人絕望得想死

yellow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